首页 > 新闻详情

从DotA2辱华事件漫谈电竞种族歧视管理以及联盟化问题

网站编辑:人人猜球-人人猜球app-人人猜球官网 │ 发表时间:2020-02-07 08:31:03 

  任何一个产业发展壮大过程中,规范化与职业化都是必须解决的问题,比如在体育运动领域十分敏感的种族歧视问题,如今也在电竞领域越发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全球交流愈加频繁、尚不成熟的电竞领域,种族歧视成为考验电竞迈向规范化的关键一步。

  近期引起中国玩家强烈反弹的DotA2辱华事件,就引起了大范围讨论。事件起因是菲律宾战队TNC的选手kuku在路人局中打出“chingchong”游戏对话,这是一个带有明显辱华字眼的词汇,瞬间激起中国电竞爱好者在国内外网络上的关注。ImbaTV和DotA知名选手BurNing等公司和选手都向DotA2游戏出品方Valve举报这名选手。

  就在大家迟迟没有等到Valve对这一事件的声明时,这个词汇却越发被滥用。由于职业选手的y错误引导,也让外国民间的辱华氛围兴起,尤其当 DOTA2 本赛季第二届 major 的举办地定在了中国重庆,V社官方宣布为“chongqing major”后,下面的评论却开始带节奏为“chingchong major”。如果任由这件事发展下去,怕是国内电竞选手出国比赛都会被冠以这个侮辱词汇。

  不像传统体育由NBA和FIFA等联盟化机构主导产业发展。由于数字版权的因素,类似推出LOL产品的Roit和推出Dota2的Valve等游戏厂商对整个电竞生态有至高的影响力,毕竟只有游戏厂商才有封号和禁止参加比赛等对选手有重大影响的决定。因此在电竞领域的种族歧视事件中,游戏厂商如何表态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DotA2国内代理发行商完美世界在此次事件中反应及时,宣称以后出现类似事件直接取消队伍和选择参赛资格,但是由于完美世界只是 DotA2 在国内的发行商,对中国之外的区域则没有任何影响力。

  Valve对这件事的率先回复,是Vavle一位高管在twitter上的私人表态。他认为职业选手涉嫌种族的言论不可取,Valve对这种言论也是严厉禁止的。但话锋一转,又提及国内电竞爱好者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原来很多愤怒的中国玩家对其私信狂轰乱炸,其不堪骚扰才出现这份声明。

  随着国内玩家的持续发酵,很多主播以及玩家表示如果Valve不给个说法,将不再购买游戏内任何饰品。要知道饰品是Valve主要收入之一,Valve最终发表了谴责声明。这也符合Valve在处理种族歧视问题上的一贯作风,就是不闻不问。

  例如今年4月3日,国外知名解说Sadokist因为种族歧视,遭到了Twitch的封杀;今年4月13日,三冰因为公开声明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其英文名Daryl是黑人的名字)而被Twitch封杀;今年6月19日,LIQUID战队的MC因为种族歧视,战队令其公开道歉并罚款,而MC本人也将罚金捐赠给受战争之苦的孩子。这些事件背后Vavle都没有发布声明,而是选择了沉默。

  而另一知名游戏开发商、英雄联盟的开发公司拳头(Roit)公司则表现好的多。在2016的全明星赛上,两位来自拉丁美洲的解说Diego Ramirez和Bastian Guzman,由于在官方解说时针对韩国选手Bengi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拳头游戏立即禁止这两位解说继续参与工作,随后迅速开除了他们。来自LPL赛区Imay战队的韩国选手Road,曾因在韩国及北美服务器时发出种族言论而被惩罚。援引拳头的条例,他被禁赛一场,并且罚款2000美元。

  从以上事件可以看出,如果游戏开发商在处理这类问题上足够态度鲜明,则对职业选手和电竞生态从业者具有重大影响。而且游戏厂商有屏蔽游戏内部相关词汇的权利,也能防止此类事情发酵。另外也可以看到,直播平台以及俱乐部都有相关权利,类似今年多伦多守望先锋电竞职业选手Vaughn因为在排位赛中大喊“nigger”,而被直接开除俱乐部就是一个例子。

  到底谁来负责电竞领域中的种族歧视案例,目前并没有统一认知。在电竞一直学习的传统体育领域中,很多种族歧视案例的管理方法可以借鉴。

  近些年传统体育因种族歧视引起较大影响的事件,要数洛杉矶快船老板唐纳德斯特林的录音门。2014年04月26日美国网络媒体《TMZ》曝光了一段有关斯特林和女友对话的录音,这位快船老板在录音中指责女友将其与黑人朋友的合影放在个人网页上,并称“尤其是不要带那个黑人来我的球馆”,而那个黑人正是已退役著名球星‘魔术师’约翰逊”。这段种族歧视言论一经曝光就引发了轩然大波,招致各方面的一致谴责。

  时任NBA总裁的亚当·西尔弗使出雷霆手腕,迫使唐纳德斯特林出售了其旗下的NBA球队——快船球队,并加以25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终身禁赛的处罚。这个处罚不可谓不重,要知道自从1981年斯特林以12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快船,到2014年4月,他已经执掌快船32年零10个月,是NBA现任在位时间最长的球队老板。

  在足球方面,意大利足总杯总统职位卡洛·塔维奇奥被国际足联禁赛六个月,因为他在2014年8月发表的一项种族主义言论。2018年,德国足球运动员梅苏特·厄齐尔在世界杯结束后退出球队,原因是他所谓的“种族主义和不尊重”。

  可以看出体育产业比较发达,体育联盟往往是处罚种族歧视问题的主要机构方。这与电竞依赖游戏厂商做出判罚并不相同。客观讲,游戏厂商作为盈利机构并不适合做判罚管理,而负责管理的机构其使命正是使产业规划化发展,有权利也有责任做好这些方面管理。

  话题来到应该由联盟管理电竞选手的职业问题,不过这在电竞竞技领域确是一个老大难题。因为不仅在国内,在全球内也没有媲美NBA在篮球、FIFA在足球领域影响力的电竞联盟机构。

  国内曾试图组建过类似NBA辐射圈全行业的联盟,而最早组建电竞联盟的正是大家熟知的王思聪。王思聪在2011年牵头组建了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 (Association of China E-sports 英文简称:ACE。)这个联盟类似韩国KeSPA(注:KeSPA全称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对选手转会、赛事审批以及俱乐部管理都具有一定权利。

  不过这个俱乐部具有致命的弱点,就是不够权威。由于不是国家批准成立的机构,以及联盟成员全部是主要俱乐部CEO,并不能代表选手和游戏厂商的利益,所以后续出现对联盟机构的质疑几乎是必然。

  而让ACE名存实亡的也正是涉及选手利益的“Wings事件”。在 Wings 事件中,5名选手以俱乐部拖欠工资为由,在身背合同的情况下集体出走。而 ACE 联盟在 QQ 群内开会讨论此事,做出对5名选手终身禁赛的重大处罚。要知道 Wings 是Ti 6上以黑马姿态夺冠电竞战队,在粉丝群体中有巨大影响力。所以QQ会议处罚5名选手,被粉丝质疑为流程不够正式,结果过于偏重惩罚选手而不是俱乐部,受到Wings事件舆论冲击的ACE联盟彻底凉了。

  其实没有wingS事件,由于ACE联盟没有得到腾讯、网易和完美世界等主要游戏厂商的支持,名存实亡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后来王思聪也是借鉴了这个经验,在2015年10月24日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时,就拉上英雄互娱与昆仑万维 、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熊猫TV等共17家游戏企业,王思聪成为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其中王思聪还拿出1亿元投资英雄互娱,希望投资内容公司掌控商业上游,但遗憾的是联盟中所有的12家厂商后续都没有产出轰动一时的手游作品。

  而腾讯在同时期推出了《王者荣耀》、《刺激战场》等火爆的移动游戏,继PC时代后再一次掌握了移动时代话语权。尴尬的是,这两件事也让王思聪与腾讯争夺电竞生态话语权的事实也被摆上了台面。

  腾讯也在不予余力的推动电竞联盟化,提升其在产业内话语权。腾讯最早组建也是最成功的联盟是LPL,目前联盟内已经有14只战队。腾讯联合Riot对生态内俱乐部、选手、赛事运营等多方面统一管理,强势的管理措施也使得腾讯的主客场制等商业化方案顺利推进。

  借鉴LPL的成功经验,腾讯在王者荣耀领域又成功复制了KPL联盟,KPL成为全球收视第一的移动电竞联赛,春季赛常规赛观看量破45亿,目前KPL已经有14支战队,并打算在2019年拓展至16支战队。从下图可以看到KPL职业权责也比较丰富,这一规范化的职业联盟在处理起诸如种族歧视等问题事件,就顺理成章的多。

  不过腾讯为其旗下一款游戏组建联盟的做法,虽然在规范化管理和商业化拓展等方面都做的不错,但终究不是独立的第三方管理机构,与KeSPA对电竞生态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未来电竞生态如何建立起完善的第三方联盟机构,规范和规划产业发展,避免种族歧视事件等问题,可能还需要产业内玩家不断探索。